夜阑执灯

笔名执灯/文手/喜欢摸鱼和随笔/至今为止没有深思过自己是否有文学才华/随性

可爱的问卷调查www

#奇奇怪怪的很多问题#
1。你的名字:若/庸凉/安桐
2。爱好:音乐,写作,旅游,电影
3。喜欢什么色?茶绿色/湖蓝色/正红色
4。你认为你和三次同学的相处氛围:我不喜欢太热闹,他们和我也聊不开。
5。为什么?嗯…因为我天生不喜欢刻意迎合,就算你努力讨来的也只是施舍的怜悯和不情愿,和友情无关。
6。粽子口味。白粽,或者豆沙。糯糯软软的流沙质感真不错。
7。豆腐脑口味。啊…偏好咸一些的吧。
8。饮料喜欢哪些?不喜欢喝饮料,硬要说就是豆奶和果汁。
9。口味酸甜苦辣咸。偏爱辣甜。
10。喜欢的歌。Cara Dillon的歌都很喜欢,现在常听薛之谦。
11。有信仰吗?很喜欢寺庙和教堂的氛围,硬要选就是佛教或者基督教吧。
12。儿时最有趣的事。啊蛮多哒!但是最喜欢和爷爷在每个仲夏夜聊天,范围很广——政治,文学,家庭,爱情,婚姻,国家——无所不谈。
13。最害怕的时候。晚上会很害怕,很多年了还是没能改过来。一到安静的夜晚就会吓得不敢动,哪怕觉得脸颊痒痒也不敢蹭一蹭挠一挠。
14。儿时最害怕的事:每次发数学试卷的时候,包括发完的那天晚上回家吃饭,因为要签字嘛,就算再装再装都心里头像粘了一块东西,棱角分明的硌得慌。
15。现在觉得最好笑的事。……各种搞笑,睡午觉吧?姥姥总是带着我睡在向阳的那个房间,她身上总有非常吉祥庄重的香味——原谅我至今不知道如何形容。她抱着我入梦,梦里也是阳光和香气。
16。现在最可怕的事。大概是国际部的全英文教学和未知的一切——(笑)
17。手机牌子。三星,白色的小块,非常别致精巧,我对它很有感情,很多创作和珍贵的戏都在上面。现在在用iPhone5s。
18。为什么选择这个手机。爸爸买的,况且并没有主观想用什么牌子——我舍不得我原来的三星。
19。最喜欢的手游是什么。唔……花语月,画面真漂亮。另外那个消失的画像也真好玩!
20。最讨厌的手游是什么。特别需要动脑子或者特别难的——我是说关卡特别复杂的。其实偶尔动个脑子也好——不你在自相矛盾些什么啊x
21。你最喜欢的动画片。宫崎骏爷爷的所有。我特别喜欢《熊猫家族》一只一只的圆圆哒好可爱!!好可爱!好像团子一样!!!
22。你最常看的电视频道。凤凰卫视,电影频道。讲真我其实不太喜欢看电视,看电影倒是特别喜欢!
23。最珍贵的礼物。是好朋友写给我的每一封信,我们经常写信,也吵过架,闹过脾气,但只要我想起她的拥抱和微笑,眼泪就流出来了——总之是没办法和她生气。每一封信我都仔细默读,她的温柔和快乐,她的愤怒和不甘,她的坚持与守候,她的柔软和倔强,我刻在心上,不曾遗忘。
24。最喜欢的人。妹妹和朋友们——每一个都是,太特别了。
25。为什么。因为我的妹妹是我心头爱,家里住的特别近,从来不叫她表妹,我从来叫她妹妹,妹妹,声声满得溢出来。她的皮肤是蜜色的,她的眼睛很大很亮,睫毛很长,她特别懂得手工和细节,喜欢玩偶和美好。她的拥抱有融化冰川的温度,她的额头圆鼓鼓的,和她靠在一起,我的心在融化。朋友们就不用说了——个个都是我的珍宝,虽然女文青多x
26。喜欢的菜品。菠萝油条虾
27。喜欢的汤品。排骨冬瓜汤/番茄汤
28。喜欢的天气。明媚灿烂
29。喜欢的动物。柯基柯基柯基!!!还有胖胖的猫咪!
30。喜欢的配菜……油炸花生米
31。喜欢的护肤品。日本的毛孔抚子和豆乳,都好用。
32。口癖。嗯……/啊……
33。喜欢的环境。安静的图书馆或者有人小声聊天的书店,没有蚊子的森林,
34。喜欢的时间。下午一两点钟。
35。喜欢的学科。语文和英语。
36。喜欢暑假还是寒假。暑假!
37。觉得自己怎么样。还算不错,我还是比较喜欢自己的——缺点是缺点嘛。
38。喜欢的主食。喜欢白米饭。
39。喜欢的零食。白色恋人和一个超级古老牌子的饼干!有各种花朵的形状,吃起来奶酥酥的!超棒!
40。喜欢的垃圾食品。……炸鸡和果啤,还有披萨——偏爱腊肠披萨。
41。恭喜你回答完啦!点人继续噢宝贝儿!
没有人可以点诶…问题这么多,不难为人家了。

【随笔】漫

我有过三个恋人。
第一个是个极皎柔的女孩。她的双眸笼罩雾霭,她走路姿势平常而青春,带着略微的童稚和不管不顾的动人,仿佛倘若天塌下来,她的瑟缩亦会在后一秒。她像是活在任何一部关于夏天的电影里的女孩。蝉鸣,阳光明媚而不刺眼地从居民大院的法国梧桐叶片上层层叠叠地照下来。她稀松而懒散地生活,挥霍,犹如一块慢吞吞扒在滑腻的,名为年少的雪白瓷碗边上的黄油。她大概是很喜欢穿裤子的,若说她是个非常女孩的女孩子,并不是。但她练习古筝,喜欢二次元和日漫。她当然是活泼的,阳光的像喋喋不休的知了。她终究也只是个孩子罢了。她不停的幻发灵感,并且在它那微乎其微的喷涌时候写下来,但她是不会填完的,因为——哦——她只是个没长性的孩子罢了。
我的第二个恋人是个大笑而过的幽灵,她相较第一个更加努力,也更懂得珍惜。她似乎很有几分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派头。但她并不能再说是个没长性的,平凡的人啦。她的平凡在于她的好动和任性。嘻嘻哈哈和当今流行词语常常出现在她口中。她会在婆娑的树荫里喝一碗并不怎么贵的新鲜冰豆沙,叽叽喳喳地嚷谢谢姑婆,然后迅疾地跳脚离开。我有没有提过她带着点软软的口音?温柔含糊的吐字不清,她当然知礼懂礼,而且她所喜欢的是阅读,倘若一个读书气华的女孩再有几分倔强和勇气,很是可贵。她会因为自然的奇幻魅力流泪,譬如星空,或是朝阳。她大约会很喜欢在夕阳低下抱着手帐,涂抹几句对世界的嘉奖。
我的最后一个恋人是个如同绿萝一般的女孩,似绿萝一般的人,犹如一缕哈出的空气,它悠悠的荡出去,又融合在大千世界里,我的鼻翼边。不得不说,我们实在相似。她开朗又善良。温软又洁净。她大约是个极会幻想又相信美好的人。她会站在朝晖下热泪盈眶,她会挽着我的手共赏马蒂斯的画。极其浓烈的色彩映在她的脸上,她的唇上,甚至她大而圆的眸子里都会镌刻画家奔放热情的色调——百年来无人理解的孤寂狂热。她或许呼朋引伴,又或许人缘极佳,她会坐在家里大块的波斯地毯上轻轻浅浅的微笑。

她们在记忆里,在黑暗中,在天空下,在我吮吸冰激凌的时候,在时间的浅浅的交叠缝隙里,在钟声的齿轮咔嚓咔嚓的声音里,一闪而过,鲜活美丽,像是永恒不变性。我回过头去打量她们,她们微笑着挥手,闪闪发光,明丽如夕。

「生贺摸鱼」孤儿院

食用说明:
1.文风奇怪,装逼失败向x
2.题目和正文关系不是很大,隐藏百合
迟到的贺文,阿千酱生快!么么扎!

莉赛尔七拐八拐地走到合租的单元楼,手里的打火机捏咔咔响,年代久远的金属在破旧的仿洛可可风路灯照耀下泛着喑哑的银。
她倚墙站定,狠狠抽了口气,拉开已经形同虚设的厚重可笑的防盗门顺着楼梯向上爬,不必多说,此时她的妆容足够她去马戏团顶上最优秀招人喜爱的小丑的缺——或者任何如同小丑一样的角色,譬如稻草人。
已经涂的满脸脏的眼线,又厚又不干净掺了杂色的眼影(原本是紫色混合金色),至于口红已经全蹭在了她茶色的套裙上。莉赛尔恨恨啐了一口,口水在肮脏涂鸦墙角上糅合出亮而妖冶的光。
她鬓发散乱,提着裙角不管不顾地顺着螺旋型石梯爬上去,有点儿过于气势汹汹,活像落魄以后的复仇女神。到了四楼她顿了顿,手握成拳擂面前的门,上头积了厚厚一层浮灰,若是不知内情的准得以为此地已无人居住已久,浮灰飞扬,晃了她的眼睛。
门开得很快,莉赛尔认出开门的是凯伊兰特,她亚麻色的粗辫子柔顺地垂在右颊,很好地为那块青紫作了掩护,她充满歉意地笑笑,面部肌肉极不自然又局促地绷出一个弧度。紧接着,她拢住了莉赛尔的右肩。
“欢迎回来。”她仰脸,带着放肆的轻蔑与绝望。


屋内依然混乱,音响下垫了个枕头,绣着大片大片的薰衣草。莉赛尔踢开几个稳躺在地板上的啤酒瓶跟着凯伊兰特进了储物间。狭小又黑暗,但这儿有酒,有干货,有大/麻。
凯伊兰特坐在一箱大/麻上,估计也不怎么舒服,那是个木箱,棱角分明,而且钉得粗枝大叶。她伸手拉住了莉赛尔,示意她坐过来。
莉赛尔大大咧咧地盘腿坐下,她们挨得很近,莉赛尔甚至闻得到凯伊兰特身上很浓郁的葡萄干面包味儿,她温柔地偏头一笑,替莉赛尔整齐刘海儿。
凯伊兰特就是这么一个人,永远带着十月麦浪般的温柔和包容。
“找到了?”莉赛尔开口问,她一向沉着,斜睨了凯伊兰特一眼。
“……快了。”凯伊兰特抚了抚下巴,毫不在意地仰脸轻笑。她长得说不上漂亮,而且过于消瘦了。
莉赛尔伸手支着侧颊,涂了绛紫色的指甲闪亮,她忽然扭过脸笑了,小虎牙狡黠地微露:“今天我生日,真他妈是个大礼。”
凯伊兰特老练地伸臂,带着温柔疏离的假笑揉了对方发顶,然后从身后的黑暗里摸索出一瓶酒来。
“拿来庆生。”她解释道,将沾满油渍已经看不出颜色的围裙铺平在膝上,颇有几分庄重的仪式感。
莉赛尔双眸亮了亮,从侧衣袋里翻出起子,娴熟地在瓶盖上拧了几圈儿,飞弹出去的瓶盖笨拙地在地上滚了滚,不甘地反面向上。
凯伊兰特就着莉赛尔的手喝了口,是啤酒,说不上高档次,倒在她看来已算得上隆重的放肆。抬手抹去唇上的泡沫,盛情邀请对方:“喝一口,莉莉。”
莉赛尔仰头喝了一口,拍了拍胸口,脸上是如释重负地轻松:“不错,多谢,凯伊。”
凯伊兰特用袖子沾了啤酒,用力拭擦对方凌乱的妆容,粗糙的面料使莉赛尔极不舒服,但她并没有拒绝。
半晌凯伊兰特收回手道:“干净了,亲爱的。”她湖蓝色的大眼睛永远带着讥诮的温婉可怜,尾音浓重的法国口音。
莉赛尔恍了神,问道:“她们呢?”
凯伊兰特知道她指的是什么,轻描淡写道:“处理掉了,杰奎琳是第一个。下来……”她停顿了片刻,并非是因为心痛,“我记得是缇。”
缇是个小丫头,近几年才到这儿来,一副东亚面孔,莉赛尔对她印象很深。
“看来是真的被发现了。”莉赛尔灌下一口酒,“你还在这儿。真好,对吗?”
凯伊兰特耸耸肩:“我也活不了太久。我只是为了屁股底下的这玩意儿——”她打了个酒嗝,“我也活不成了。”
莉赛尔放下酒瓶近距离打量她,凯伊兰特带着与生俱来的从容,麻木,淡然。她的睫羽纤长,很好看。
莉赛尔愣了愣,揉了揉对方的脸。
就算是重逢,也会迎来离别。


“伙计们,时间有限哪!”老汤姆一屁股坐在舒服的软椅上,优哉游哉道。
“别提了,请您闭嘴。”罗莎莉从电脑后头探出脑袋道,作为最有潜力的警员,她实在焦头烂额。
“怎么啦?”老汤姆闻言肃容,忙不迭地伸手摸茶杯。
“昨天杰克搞了一次突袭,端了一个毒品存放点。”
“老天……干得漂亮!”老汤姆很配合地鼓了鼓掌,“年轻人嘛,总该有点儿行动力的。”
“没人跟您说笑,里面根本没找到毒枭,只有两具无名尸。”罗莎莉苦恼道,“大概是被绑来运送毒品的,年纪大概大不到哪儿去。”
“原来如此。联系上家人了吗?”老汤姆又去摸茶杯,吹开里头的浓碧色茶叶。
“哪能!从现场推断是用少量酒精燃火烧死的,两个人抱在一起,初步判断是女尸。”罗莎莉慢吞吞地,“焦黑色,没有能够判断身份的证件。”
老汤姆听罢唯一的反应就是重重一拳擂在布满浮灰的文件桌上,浮灰飞扬,晃了他的眼睛。
Fin.

我真心非常喜欢这个片子,而且总感觉最后嘉莉的复仇很爽快。看着来自魔女的报复我几乎快要开心死x特效啊什么也做的完美。其实总感觉看欧美电影的人不多了……?